<acronym id="uthbz"><address id="uthbz"></address></acronym>

    1. <th id="uthbz"></th>
      <button id="uthbz"><object id="uthbz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1. <rp id="uthbz"></rp>
      2. <dd id="uthbz"></dd>

        <rp id="uthbz"></rp>
      3.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

        阿富汗“失去的二十年”

        2021-08-06 10:47
        來源:半月談網

        6 月25 日,美國總統拜登(右)在白宮與阿富汗總統加尼(中)、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級委員會主席阿卜杜拉舉行會晤


        朱永彪

        20年前,“9·11”事件震驚世界。隨后,美國在阿富汗發動反恐戰爭,塔利班政權轟然倒臺。然而,20年過去了,阿富汗非但沒有迎來和平與發展,反倒處于戰亂、恐襲、疫情、饑餓、人道主義災難等多重危機當中。隨著美國撤軍進程即將完畢,塔利班的影響持續擴大,阿富汗的一切似乎即將回到20年前。而過去的20年,對于阿富汗和美國來說,似乎都成了“失去的20年”。

        “坐在金山上的乞丐”

        阿富汗領土面積為652230平方公里,居世界第43位;人口總量超過3300萬,居世界第39位;礦產資源至少價值1萬億美元,且擁有得天獨厚的地緣位置,具有成為交通樞紐的巨大潛力。因此,阿富汗并非家底很差的小國或弱國,稱其坐擁金山銀山也不為過。

        過去的20年,阿富汗雖然獲得了一定發展,但是一些重要指標卻顯著惡化。如今,阿富汗人均GDP位居世界第213位;失業率超過50%,貧困率超過70%;平均壽命只有53.25歲,位居世界倒數第一;死亡率位居世界第11位;今年3月初局勢還沒有進一步惡化時,聯合國估計約1315萬阿富汗人處于嚴重的急性糧食不安全狀態,需要緊急人道主義援助。近期,聯合國更是稱有約1800萬阿富汗人需要救助。

        阿富汗難民長期位居世界前三大難民群體。至今仍有約600萬阿富汗難民在世界各地顛沛流離,國內也有數十萬流離失所者。2001年后,大量難民一度返回阿富汗,試圖重建家園,但他們很快發現戰后的阿富汗沒有他們想象的那么美好,反倒是舊愁未解又添新憂,如缺少就業機會、安全局勢不穩、新的民族矛盾等,所以很多人被迫再次流浪。

        7 月20 日,阿富汗安全人員在首都喀布爾檢查一輛受損的汽車,有人從該車上向總統府發射了火箭彈 拉赫馬圖拉·阿里扎達/ 攝

        美國的“復仇之地”

        在一些人看來,美國擊垮了塔利班政權,將阿富汗人民“從水深火熱中解救了出來”,并在重建問題上“殫精竭慮”,因此“沒有功勞也有苦勞”。然而,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僅僅是為了復仇,阿富汗可謂是美國的“復仇之地”。

        在美國的復仇火焰中,阿富汗飽受戰爭蹂躪。6月20日,阿富汗前總統卡爾扎伊說:“作為阿富汗人,我們承認所有的失敗,但為了那個目的(打擊極端主義)來到這里的軍隊和大國呢?他們現在把我們留在何處?留在恥辱和災難中?!?/p>

        美國試圖在阿富汗問題上扮演“救火隊員”的角色,但事實上,美國自己成了“縱火犯”?,F在,美國以甩包袱的方式不負責任地撤軍,同時稱阿富汗的鄰國應該發揮更大作用。這其實是在要求同為受害者的鄰居們承擔更多義務,這顯然是異想天開,但似乎又很符合美國的行事風格。

        2003年,時任美國總統小布什發動伊拉克戰爭,使得美國對阿富汗的關注和投入大大減少,這也成為阿富汗局勢惡化的重要原因。接任小布什的奧巴馬試圖將擊潰“基地”組織作為實現目標的標志,后又將擊斃本·拉登作為擊潰“基地”組織的目標。而接替奧巴馬的特朗普則公開宣稱,美國沒有義務幫助阿富汗建設國家,并將塔利班承諾和“基地”組織切斷聯系作為實現目標的標志,哪怕是口頭承諾也可以。接替特朗普的拜登則直接說,在阿富汗的“基地”組織已經不再對美國構成現實威脅,言下之意是即使塔利班不切斷與“基地”組織的聯系也沒有關系了。由此可見,美國對阿富汗一直在根據自己的利益需求修正目標。

        美國壟斷了阿富汗的重建,將阿富汗作為美式民主的試驗場。在政治重建方面,美國通過波恩進程及阿富汗憲法,設計了阿富汗的政治框架,確立了美國式的總統制政治體制。但是,這一制度并未考慮阿富汗的歷史和國情,導致水土不服,產生了畸形結果。比如,歷次選舉都產生巨大爭議,更是曾有兩個“總統”同時宣誓就職的奇觀。美國還反對巴基斯坦等提出的將塔利班作為政治勢力、允許其參加政治重建進程的提議,也霸道地否決了卡爾扎伊提出的與塔利班和談的建議。因此,卡爾扎伊曾表示,“阿富汗和平進程遇到了美國朋友有意設置的許多障礙”。

        6 月19 日世界難民日,阿富汗難民兒童在巴基斯坦拉合爾郊外

        錯過諸多發展機遇

        過往20年,阿富汗錯過了太多發展機遇,以致自我發展和“造血”能力嚴重不足。比如,土庫曼斯坦一直試圖推動連接本國和阿富汗、巴基斯坦、印度的TAPI天然氣管道項目,但因為阿富汗局勢不穩,仍未正式在阿富汗開工;盡管中亞—南亞CASA1000電力項目2020年象征性地在阿富汗開工,但是隨即陷入停滯;中國企業投資的艾娜克銅礦項目,自2009年以來一直處于事實上的停頓狀態。而這些項目一旦實施,將給阿富汗帶來每年至少10億美元的過境費以及大量的稅收和就業機會,加上阿富汗可以使用的天然氣和電力,更是會給阿富汗帶來巨大的發展機會,改善阿富汗的發展環境,惠及阿富汗人民。

        盡管塔利班多次聲稱不會攻擊甚至會保護上述項目,但在事實上一再破壞和損毀電力、通訊設施等,使得其承諾的可靠性大打折扣。除了塔利班,各類紛繁復雜且保守的地方勢力、極度落后的基礎設施、極差的投資環境等,也是制約阿富汗吸引外資的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美國提出的將阿富汗打造成聯通中亞、南亞交通樞紐的計劃已有10年時間,但至今仍停留在紙面和口號上。美國非但自己不作為,還對其他涉及阿富汗的發展項目進行各種形式的干預,如對艾娜克銅礦項目,美國一再炒作所謂“中國投資會破壞文物古跡”等。

        對于“一帶一路”倡議,盡管阿富汗一直期待很高,但美國并不支持。2019年,聯合國安理會延長了阿富汗援助團的任務期限,但與以往延長一年有所不同,此次僅延長了半年時間,原因是美國反對中國在決議中提及“一帶一路”倡議。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在公布撤軍計劃后,美國又要求中國通過“一帶一路”倡議等幫助阿富汗“造血”。(作者系蘭州大學一帶一路研究中心執行主任、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)

        責任編輯:王靜

        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