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"uthbz"><address id="uthbz"></address></acronym>

    1. <th id="uthbz"></th>
      <button id="uthbz"><object id="uthbz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1. <rp id="uthbz"></rp>
      2. <dd id="uthbz"></dd>

        <rp id="uthbz"></rp>
      3.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

        威海:“精致城市”畫中來

        2021-07-26 17:07
        來源:半月談網

        小朋友們在威海市國際海水浴場觀看帆船錦標賽 郭緒雷 攝

        半月談記者 栗建昌/楊守勇/王陽

        什么才稱得上“城市讓人民生活更美好”?山東省威海市給出的答案是——始于精致,終于幸福。

        3年多來,威海市探索創建“精致城市”,印發實施了國內首部精致城市條例,群眾在“簡單、細微”的隨處可見中體會幸福,實現“千里海岸線,人在畫中游”。

        首創精致城市條例,做靚“風情畫”

        地處山東半島最東端的威海,三面環海,環境優美,是我國第一個國家衛生城市,曾兩次獲得聯合國人居獎。每到春節前夕,上萬只大天鵝從西伯利亞飛抵威海,“萬頃湖天碧,一池雪花白”使人如臨仙境。

        威海市委書記張海波說,從自然條件和發展基礎來看,威海具備打造“精致城市”的天然優勢。

        建設“精致城市”,國內尚無先例。張海波說,威海規劃先行,重在頂層設計,一張藍圖繪到底。為此,威海實施了國內首部“精致城市”條例——《威海市精致城市建設條例》。今年,威海發布實施了全國首部“精致城市”評價指標體系,大到道路綜合整治、人行道建設,小到瀝青及水泥混凝土路面養護、小游園建設管理、園林綠化養護都有明確的技術導則。

        初入威海,無論是駕車騎行,還是漫步鄉間城市,都能領略特色海濱景觀,人人驚嘆其清新之美。威海市副市長周永迪說,這背后,是威海圍繞“三條線”規劃進行的環境綜合整治。

        首先是“鐵路線”。威海注重整治鐵路、高速公路沿線的違章建筑、墳頭、垃圾,搞好綠化美化,讓干凈整潔成為人們對威海的第一印象。

        其次是“海景線”。為了讓“水清、岸綠、灘凈、礁奇、灣美”,威海建設了千公里濱海步道,市民、游客得以漫步海邊盡享美景。

        第三是“山景線”。威海城區依山就勢而建,新修建的環山路打通城鄉,同時提升山間環境,推進城市建設一體化。

        一批體現精致理念的亮點項目也逐步建成開放,生肖街等獨具民俗特色的商業街區成為廣受威海市民歡迎的“打卡地”。

        化解“成長的煩惱”,勾勒“工筆畫”

        建設“精致城市”,既要扮靚“面子”,更需做實“里子”。威海市長閆劍波說,近年來,威海市瞄準群眾最不滿意的地方,以精準筆鋒細繪城市肌體,化解城市“成長的煩惱”。

        新官理舊賬,化解城市建設領域矛盾。因種種原因,威海有十幾萬套城中村改造的商品房無法辦理不動產權證。威海從2018年起開展城市建設領域矛盾糾紛化解行動,解決了15.3萬套房屋“辦證難”問題,解除了困擾群眾10多年的“鬧心事”。

        修復“老傷疤”,處置閑置項目及“半拉子”工程。走進威海高新區的迪尚服裝技術中心樣品車間,一件件樣衣由設計圖稿變成精致的成品。集團董事長朱立華說:“這里曾閑置了8年,我們積極參與政府的盤活處置,打造成服裝技術中心?!蓖J芯鲁鞘薪ㄔO辦公室副主任梁曉東說,威海巧用“整體盤活”“騰籠換鳥”“項目重組”“破產重整”等辦法,盤活處置219處閑置項目,變“包袱”為“財富”。

        給城市“提神”,整治城區低效用地規劃。面對低效用地“曬太陽”與用地指標緊缺的矛盾,威海市探索出“好吃的”與“難啃的”一起咬、“肥肉”與“瘦肉”一起吃等搭配處置辦法,以拆除重建、改變功能用途、改造外觀風貌等不同方式,重新優化配置40多個地塊約1300公頃低效用地,讓城市“減脂瘦身”。

        去年,威海上榜“2020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”。半月談記者發現,像路不平、燈不亮、草不綠、狗不拴等不精致、不文明、群眾不滿意的小事情都有著落、有人管。

        地方干部介紹,威海用好“市民通”App、12345政務服務熱線、“啄木鳥”問題反映機制等,調動群眾參與“精致城市”建設的積極性。在山東省2020年群眾滿意度調查中,威海再列第一。

        追求精明增長,智繪“簡筆畫”

        城市漂亮了,經濟怎么發展?威海市明確提出精明增長,不求總量,但求質量,在創新中要效益,以小舍得求大獲得,實現“N-1>N”的效果。

        “威海擁有全省最長的海岸線和得天獨厚的深水港,適合發展煉油、化工、鋼鐵、水泥等重工業項目。但考慮到生態環境,威海將重污染項目全部拒之門外?!遍Z劍波說。

        生態修復,也能創造經濟效益。建筑采石曾是威海的一大傳統產業,卻也給威海留下了巨大的廢棄礦坑。華夏集團投資51.6億元,將其改造為一座山水游樂園,成為威海市的網紅景點,年游客量達200多萬人次。

        威海市光威集團碳纖維生產車間 陳建力 攝

        除了向生態要效益,更從創新謀發展。幾年前,威海遠航科技董事長王仕瑋作為國家“千人計劃”學者,懷著創業夢想回國,身上只有一臺樣機和產品專利。威海高新區迅速評估企業發展潛力,幫他申請到30畝地建廠,銀行提供了個性化融資支持,使企業成為技術領先的“隱形冠軍”。

        沿著千里海岸線,威海市聚集著11所高校,361家省級以上研發平臺,形成了一條空間聯結、產業聯動、要素聚集的創新鏈,串起眾多創新園區、研發資源與創新企業。張海波說,威海對每個創新項目都持續跟蹤,世界500強的美國惠普和德國馬夸特、韓國三星重工、日本軟銀,都在威海安家落戶。

        威海市建設“精致城市”的探索具有時代意義。中共山東省委黨校(山東行政學院)公共管理教研部主任王格芳等專家認為,威海的探索說明,以權威、嚴肅、科學的系統工程思路抓好頂層設計,做到“規劃一張圖,審批一支筆,建設一盤棋,管理一個法”,是凝聚城市精神、精準定位城市風格的好辦法。(刊于《半月談》2021年第13期)

        責任編輯:孔德明

        熱門推薦